维科精华转型阵痛:手机市场饱和 金立坏账拖累业绩

维科精华转型阵痛:手机市场饱和 金立坏账拖累业绩

2018-06-15 21:59

  国内手机市场竞争惨烈,已经成为了红海一片,那么还在海里拼命游泳的手机厂商还有多少?根据中国信通院发布的《2017年智能硬件产业发展》,目前国内的手机市场已经趋于饱和,即将进入负增长时代,智能手机已经进入了后智能手机时代。

  该还指出,目前国内智能手机企业的数量已经下降到了192家,而且留给他们的发展空间越来越小了。

  近年来,国内手机出货量延续下降趋势。2018年4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3,425万部,同比下降16.7%,降幅较3月份收窄11.2个百分点;2018年1至4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1.22亿部,同比下降23.7%。

  在智能手机浪潮开始的时候,涌现出了小辣椒、大可乐、青橙等不少小众品牌,不过后来都开始跨界谋求转型;一批手机老牌厂商比如波导手机、天语手机等仍在步履维艰的维持着生计;像TCL、康佳、海信、创维、格力等家电企业都曾进军过手机行业;还有一些山寨品牌仍在市场上,惨淡经营。

  瞎扯了这么多,下面开始切入主题,今天风云君要跟各位吃瓜群众闲侃的这家上市公司,就跟手机行业相关。

  维科精华(600152,SH)成立于1993年7月,1998年6月登陆A股主板上市。目前公司从事的主要业务为能源业务和纺织业务。

  其中能源业务为公司未来发展重点,主要包括3C数码类锂电池、车用锂电池电芯、电动工具储能应用锂电池模组。

  2017年维科精华通过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直接及间接方式合计持有维科电池100%的股权,并直接持有维科新能源100%的股权,并于2017年8月完成了相关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维科精华子公司维科电池主营业务为锂离子电池的研发、制造和销售。主要应用于手机、平板电脑、移动电源和智能穿戴设备等消费电子产品。根据外包装材料的不同,产品可分为铝壳类锂离子电池和聚合物类锂离子电池。

  维科精华是以高档家纺产品、纱线、针织服装、面料为主导产品的产业型集团,公司组建有家纺、经编、纱线、针织服装、梭织面料等内部产业群,从棉花到产品研发、设计、纺纱、织造、印染、整理、缝制、加工、成品直到内销、外贸等,组成了完整的垂直一体化产业链,是中国纺织行业少数能够掌握上下游供应链的大型企业集团之一。

  维科精华定位于中高档产品市场,内销市场的客户主要集中在长三角地区,并辐射至全国,外销产品主要出口至日本和欧美等市场。

  国内纺织行业消费结构升级、原料价格大幅波动、制造成本依然较高,行业整体增速回落明显。面对严峻的行业情势,维科精华2017年经营工作主要围绕纺织主业加快战略转型,通过并购布局能源业务,依托资本市场实施并购重组,加码外延式发展。

  纺织业务近3年来营业收入大幅下滑,增长率连年为负,主要原因为维科精华不断进行产业调整,对下属部分亏损较大的子公司进行了压缩产能、缩减生产规模,造成纱线、家纺和服装等营业收入出现大幅下降。反映出公司的纺织业务经营惨淡。

  维科精华近5年来的销售毛利率总体来说稳中有升,2017年提升明显,主要原因是公司不断内部调整缩小亏损产品的生产规模,造成毛利有所增加,2017年收购的能源业务并表,毛利相比以前年份显著提升。

  维科精华近5年来的销售净利率正负交替,出现负值的年份主要是净利润亏损造成的。2017年度实现微利,2018年1季度又现亏损。可见公司盈利能力的持续性很弱。

  维科精华2013年以来的存货周转率逐年降低,2016年达到最低水平4.12次,2017年有较大回升。存货周转的变慢,反映出纺织业务处于经营困难状态,能源业务的并表,使得存货周转速度加快,可见能源业务还是有看点的。

  维科精华的应收账款周转率近5年来显著下降,2017年处于新低水平,只有6.85次,也就是说周转一次需要52.57天。

  应收账款周转速度的下降,说明公近年来收款水平的减弱,营收的回款质量不高。

  维科精华在纺织业务江河日下时,就开始加大纺织产业调整力度,关停剥离亏损资产,盘活盈利业务,2012年到2017年公司关停扭亏无望的企业,处置机器设备,精简人员,同时为避免同业竞争,履行公司承诺,将房产业务和进出口业务剥离出了上市公司。

  根据维科精华2017年年报披露,2018年是公司转型的重要一年,将继续对纺织产业进行调整。

  2018年5月22日,维科精华控股子公司镇江维科精华棉纺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镇江棉纺织”)将其拥有的房屋建筑物、构筑物、土地使用权等资产通过拍卖的方式进行转让。

  2018年5月23日维科精华收到拍卖公司的拍卖结果报告书,公司控股股东维科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属子公司镇江维科置业有限公司以7,149.00万元的价格,竞拍成功。

  维科精华此次剥离的镇江棉纺织成立于2004年8月10日,经营范围涉及生产纱、线、布及配套的后加工产品,销售自产产品及上述产品制造过程中所产生的次品和废料。维科精华持有镇江棉纺织75%的股权。

  截至2018年3月31日,镇江棉纺织总资产0.55亿元,负债总额1.71亿元,净资产-1.17亿元,2018年1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07.63万元,净利润-268.99万元。

  2018年5月24日,维科精华将持有全资子公司宁波维科棉纺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维科棉纺织”)的 100%股权通过拍卖的方式进行转让。

  2018年5月28日维科精华收到拍卖公司关于维科棉纺织100%股权拍卖结果报告书,公司控股股东维科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1.34亿元的价格,竞拍成功。

  维科精华一边剥离原有纺织资产,一边着手谋求转型之,向锂离子电池的研发、制造和销售进军,但这条刚刚开始,就到挫折。

  维科精华自2016年开始实施战略转型,布局能源业务,2017年完成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公司通过直接及间接方式合计持有维科电池100%的股权,并直接持有维科新能源100%的股权。

  收购时,交易对方承诺维科电池2017至2019年度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000.00万元、7,000.00万元、9,000.00万元。

  据维科精华公告,维科电池2017年度实际实现承诺业绩1,201.85万元,较承诺的少了3,798.15万元。未完成业绩承诺的主要原因是维科电池的一起诉讼事项,计提了大额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而诉讼对象主要是来自于其大客户金立手机。

  金立手机资金链出现问题主要是因为2016年和2017年这两年营销和投资费用投入过大导致的。例如这两年金立手机在营销上开始学习OV,疯狂的砸广告、请明星代言、赞助热播综艺节目等等,营销费用发生多达几十亿元。

  投入重金砸广告,成效并不显著,与其手机的销量并不匹配。来自GFK的数据显示,2017年金立手机国内销量排名第七,共售出1494万部手机,这与年初拟定的国内目标销量保底3000万台,挑战3800万台相距甚远。

  金立手机债务危机的不断发酵,金立手机供应商纷纷受之,江粉磁材、欧菲科技(002456,诊股)等上市公司2017年业绩也受到了一定冲击。

  近三年来维科精华子公司维科电池与金立手机业务的销售额分别为1.53亿元、3.42亿元、1.56亿元,销售额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6.17%、26.00%、13.01%,可见,金立手机系公司的大客户,对其依赖性比较强。

  根据维科精华2017年年度报告披露,对东莞市金铭电子有限公司、东莞金卓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立系公司”)和深圳市友尚宝润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润实业”)的应收账款计提大额的坏账准备。

  金立系公司资金紧张,导致公司对其应收账款逾期。截至2017年12月31日,应收金立系公司的货款扣除抵押物后剩余应收账款的计提比例为48%。公司将应收金立系公司货款1.35亿元全部认定为单项金额重大并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0.34亿元,计提比例为25.06%?

  根据公司与宝润实业、金铭电子签订的三方购销协议,宝润实业向公司购入的存货均销售给金铭电子,金铭电子和宝润实业共同承担货款支付义务。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将应收宝润实业货款 0.38亿元全部认定为单项金额重大并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计提比例为48%,计提坏账准备0.18亿元。

  金立手机危机事件系受其他上市公司供应商于2018年初突然终止供货而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所导致。

  维科精华的诉讼公告披露,维科电池作为原告起诉金立手机、金立手机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诉请对方支付相关应收款项及相应利息、费用等,并诉请实际控制人及关联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实际控制人持有的金立集团股权先后被法院冻结。目前,该诉讼事项尚未开庭审理。

  针对金立手机危机事件,宁波监管局对维科精华作出了责令改正监管措施的决定,维科精华制定了整改措施并严格落实整改,特别是加强了内部精细化管理水平,有效提高经营管理及风险控制水平。

  2018年5月22日,维科精华发布公告,拟将公司名称变更为维科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维科精华转型聚焦的的能源业务目前主要还是手机电池领域,正如本文开头所述,手机市场已经趋于饱和,增速也在下滑,如果维科精华不能够取得一线手机品牌如华米OV等头部手机企业的供应商资格,实现批量供货并争得一定市场份额,未来的盈利性着实令投资者担忧。